资讯 业界动态

民资进银行业 "稳"字为先

     (华强电子世界网讯) 前不久,中国人民银行曾召集一些知名民营企业老总开会,探讨参股设立民营银行等事宜。
    
    
给中小银行一些空间

    
      据权威人士介绍,此次央行举行秘密会议的本意,是想在央行和民营企业之间架起一座沟通的桥梁,使彼此加深认知和了解,让民营企业能够正确体会央行在参股设立民营银行问题上的态度和意图,同时,央行也可以通过会议感受民营企业对参股设立民营银行的热情程度,并共同探讨可能的模式选择。
    
      种种迹象表明,民营企业参与金融的热情其实不容怀疑,而在民营银行的模式选择上,组建大型民营银行的提议目前并不在央行的考虑之列,央行似乎更倾向于先成立一批中小民营银行,让他们在市场竞争中寻找未来的发展方向。
    
      “我们当然乐于参股银行业,”一位颇有实力的民营企业老总自信地说,“只要政策允许,投资不是问题。”
    
      利益的驱动使民营企业的热情不难理解。银行自有资本投入相对较少,主要靠负债即通过大规模借贷资金的运用来获利;银行也基本上属于垄断行业,利润率相当可观,只要经营得法就能得到稳定丰厚的回报;最重要的是,身为银行股东可以更容易取得银行贷款,为企业的自身发展提供金融支持,破除目前民营企业融资渠道狭窄的瓶颈。
    
      至于为什么选择建立中小银行的模式,一位银行专家分析说,这可能更多地借鉴了美国银行业的发展经验。美国现有9千多家银行,在这9千多家银行中,只有极少数发展成为规模庞大的航母型大银行,而95%是资产在5亿美元以下的小银行。银行业是竞争十分惨烈的行业,最后在竞争中生存下来的银行一般只有两种,一种是像花旗这样的超大型银行,主要依靠规模优势,获取规模效益;另一种就是小型银行,主要依靠特色化服务和亲和力,靠及时、简化、贴身、灵活的服务方式来取胜,一户美国家庭,可能祖辈几代都是同一家小银行的客户。80年代末美国银行业陷入困境,但小银行经营效果则很好。1990年美国小银行的平均资产收益率比大银行高50%,而有问题的资产却比大银行少50%。
    
      从结构上看,正是这样一个少数大银行和一大批中小银行组成的金融体系,相互分工合作,提供各种金融服务,避免形成高度垄断的局面,金融工具的品种才会增多,金融效率才会改善与提高,从而保证经济和银行业的高效、健康发展。
    
      在我国的银行结构中,工、农、中、建四大行占据了绝对优势的地位,而中小银行的主体由农村信用社以及城市信用社改制而来的城市商业银行组成。由于历史原因和法人治理结构的缺陷,大多成为当地政府的一块心病,而江浙一带几家农村信用社引进民营资本之后,表现出来的勃勃生机,不可能不让管理者心动。
    
    
稳中求进管理层用心良苦

    
      有关民营银行的具体问题,现在还不是揭盖子的时候。央行官员表示,“与其探询‘机密\’,不如细细体会一下央行的意图,有时央行的意图是十分明显的。比如最近沪、深两市银行股走势强劲,这就是市场体会到了央行支持外资参股我国银行业、为四大行上市做铺垫的意图。相反,市场似乎还并没有领悟到管理层对信托业的苦心,央行下这么大的力气清理整顿、重新发放营业牌照,两市信托股并没有太大的波澜,有些让我们出乎意料。”
    
      “在民营银行问题上,让民营资本参与银行业这个大方向已经明确了,银行一直在按部就班地开展工作,现在主要是模式、规模、时机选择的问题。一个大的原则是在稳定中求发展,一放就乱的事情绝不能发生。”
    
      据统计,全国民营经济的产值已占国民生产总值(GDP)的68%,在局部地区,如浙江温州、广东南海、潮汕地区民营经济占GDP的比重已达80%以上。但民营企业贷款只占所有银行贷款的15%,而且通常要比国有企业支付更高的利息率。国有银行掌握着70%以上的金融资源,由于民营中小企业贷款期限短、额度小、频率短、成本高,大银行向民营中小企业发放贷款成本收益不对称,十几笔贷款收益抵不上一笔贷款损失,不能为民营企业提供有效的金融服务似乎也情有可原。
    
      不仅如此,在央行8次降息,现行利率不可谓不低的情况下,最新公布的物价指数又再次走低,通货紧缩的字眼一直在经济学家的喉咙里打转。
    
      在这种情况之下,打通民间资本之间的资金融通渠道,来提高有效货币供应量,拉动投资需求,打破银行垄断,促进竞争实乃当务之急。而且,加入世贸组织之后,外国资本已经开始纷纷参股国内银行,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的时机更加成熟了。
    
      吴敬琏老先生就曾指出,“民营银行再怎么说也还是中资金融机构,只要搞好‘准入,监管,退出\’三个法规的建设,积极稳妥地推动试点,取得经验之后再逐步推广,天下不会大乱。”
    
      其实央行最担心的就是一放就乱的痼疾,在保证金融大局稳定的前提之下,才可以稳健地开展工作。选定先从中小型银行进行突破,正是这种思路的体现。
    
      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史晋川教授认为发展民营中小型银行,有以下四种模式可供选择:一是在以状况好的城市信用社基础上组建城市商业银行;二是在现有的城市商行中引入民间资本,进行增资扩股和改造;三是用同样的方式改造和组建农村商业银行;四是甚至可以把四大国有银行的一些分支机构出售,由民营资本收购组建新的社区银行。
    
      而无论银行选择哪种模式,或者几种模式兼而有之,即使以后出了什么“乱子”,由于规模和实力的限制,对金融大局的危害也比较有限。
    
(编辑 林帆)